Register now!and get more exciting experience!

Log in

Title:【转】英国教汉语的趣闻~笑!

Nickname
Topic Poster
Nickname 11-11-21 13:31
     由于完全不看汉字只读拼音,老外学起汉语,就常闹出令人捧腹的笑话来。我有一个学生约翰,一见我的面就自豪地声称他已自学过汉语了,接着便开始卖弄起他的汉语'学问'来:'你嚎(好)小姐郭,我恨歌星(很高兴)扔死你(认识你)。 

  在以后的学习中,约翰的汉语常常令我啼笑皆非,比如他告诉我说:'我的媳妇(西服)在皮包里'。每次走到楼梯口,约翰都会略微躬着身,伸出手臂,一派典型的英国绅士风度,口中说道:'请小心裸体(楼梯),下流、一起下流(下楼)吧。'学习用汉语说方位时,约翰马上说他的一们中国朋友就姓'前'(钱),另一们则姓'上'(尚),还有一们姓'下'(夏)。他还追问为何中国人的姓氏里采用这么多的方位名词。 

  汉语中的四声实在迥异于世界上的其他语言。妈、麻、马、骂是每个初学汉语的老外的绕口令,每每练得他们晕头转向直抱怨舌头打不过弯来。一位初到北京的英国留学生踏进饭馆开口就将包子说成了'报纸'。他想吃饺子,冲口而出的却是'轿子',听得服务小姐如入云雾之中。尤其令小姐莫明其妙甚至气愤的是,这位英国人居然声称他最喜爱的一道菜是'红烧屁股'。显然这种侮辱使小姐不悦起来。这位洋学生赶忙将菜单指给小姐看,小姐这才弄明白,原来他是想吃'红烧排骨'。  

  有位英国小伙儿总爱一口一个'我的老伴儿'。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何来的'老伴儿'呢?听了几次我才恍然大悟:他是在说他课余打工的老板,只不过他自作主张将老板加上了儿化音,成了 '老伴儿'。他的北京好友回国了,于是便总能听见他念叨:'一个火人(好人),飞去了(回去了)。'另有一位中文专业的学生,他在作业里很有独创性地写道:'昨晚,我在街上捡(见)到我太太,我们一起去参观(看望)我奶奶。今天早餐,我吃我太太和面条(我和我太太吃面条)。'  

  美国人马克喜欢炫耀他那与众不同的中文学问,他的爱好就是整天抱着一本厚厚的《英汉词典》,从词典里拿来中文词句接着就去活学活用。黄昏时分在林阴路上遇见他,我走过去打招呼:'你好!马克,散步呢。'他笑嘻嘻地来了句:'对!我正在这里徘徊。'我忍住笑兴趣盎然的问他:'你明白徘徊的意思吗?'马克一本正经地答道:'当然知道,徘徊就是在一个地方来回来去地走着。'马克生搬硬套词典术语的习惯有一次着实令他尴尬万分。那是他从词典里查找到'废话'这个词含有双重意思:一为没有用的话,二为表示客气;于是便大着胆子找机会运用他的新名词。有位来英作商务访问的中方处长,与英方谈判完以后夸奖马克的汉语水平高,马克立即学着中国人的谦虚劲回答:'你真是太过奖了,废话,废话。'这位处长当时脸就白了。 

  中国的十二生肖属相,别具中华民族文化的魄力,也是西方人最感兴趣的话题,每个人都想查清楚自己是属什么动物的。不幸的是,'属'和'属于'老外们常常混淆。于是只见一位姑娘兴奋地报出:'太好了,我是属于猪的。'  

  中文里的量词同样也是令老外们最感头疼的难题。一次考试,让学生解释何谓'一条好汉',一个学生充分施展了他的想像力写道:'一条好汉,就是一个瘦而高、相貌好看的男人。'他理解'一条'即为长而直的意思,那么'好汉'理所当然应该是好看的男人。还有一个学生告诉我,昨晚他在山间公路上看到'一张兔子',我立即纠正到,应当是一只兔子。他却理直气壮地反驳说,千真万确是一张兔子,因为那只野兔已经被汽车轧死了,压扁了的兔子自然变成了一张兔子,就如同一张纸、一张相片一样。除此之外,又如'一对裤子',他们振振有词地辩解,因为裤子都有两条裤腿,两条即一对,因此没错。甚至有老外较起真来坚持认为'一套屁股'才符合逻辑,甚为滑稽。 

  虽然有这么多让我忍俊不禁的笑话,但看到那么多金发碧眼的老外们努力学习我们民族的文化语言,我还是感到非常欣慰。于是我在班上鼓励说:'你们的汉语水平都进步很快。'他们便异口同声地回敬我中国式的客套:'果酱,果酱(过奖,过奖)。'  
Last edited on11-11-21 13:31